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水城  >  图说水城  
寒门三兄弟 个个高材生
2017-02-14 16:41 作者:李梦秋 来源:水城县委宣传部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77 | 投稿
分享到:

  知识改变命运,如今,很多人似乎早已将这句格言忘记,但仍然有人坚信读书能改变命运,并且也如愿地走出了贫困的山村,这个过程讲起来感人至深、催人奋进。水城县野钟乡发射村的一家三兄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,大哥罗甲渊说,努力读书,是为了早日摆脱贫困的现状,走出这个穷山村。

  一、步行6个小时山路到乡里赶车上学

  1986年,罗甲渊出生于水城县野钟乡发射村黄家寨组,父母都是农民,靠种地和养牲口维持生计。随着老二罗斌印和老三罗斌玉的相继出生,父母要同时供他们三兄弟上学,家里的日子过得更是艰难。

  罗甲渊清楚地记得,那次,父亲带着14岁的他到处打听可以接受农村孩子读书的学校,奔波了一天,又饿又累,父子俩来到一家粉馆里吃羊肉粉,那时候是3.5元一碗,在付账时,父亲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了皱皱巴巴的几块钱,一张一张地数给店老板,眼里满是心疼和舍不得,因为这个钱来之不易。“这一幕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,也就是从那一刻,我暗暗发誓,无论多么艰苦,都一定要努力读书,要改变我们家这种贫困的现状,绝对不能辜负父母辛辛苦苦地付出。”回忆过去,罗甲渊眼里噙着泪水。

  “以前读小学的时候,我的成绩虽然在村里的学校算好的,但对于城里的学生来说,自己的却相对落后。后来,父亲始终坚持一定要把我们送到城里上中学,因为错过了报名时间,父亲就到处打听有哪所学校能接收我们,最后我就到了原来的水城县教师进修学校上中学,我的两个弟弟也先后到这所学校上中学。”罗甲渊说,那时候,他们要从家里背着米去学校自己做饭吃。也许是因为年纪小,每次回学校时,都要背着一袋10多斤的大米走近6个小时的山路到野钟乡里乘班车到水城。后来,因为想节约车费,也为了多留些时间读书,他们三兄弟就到了寒暑假才回家,平日如果没了生活费和米,就托人告诉家里,然后父母就会请别人带生活费和米给他们。

  还有一次,为了赶早上7点的班车,罗甲渊三兄弟凌晨点就从家里出发。“天很黑,伸手不见五指,当时年纪也比较小,所以心里还是很害怕,听到后面有摩托车的声音,心里就会更紧张,生怕是坏人来抓我们,害怕得不敢出声,手心里都是汗,但我们三兄弟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。”罗甲渊告诉记者。

  虽然求学的路是如此艰难,但罗甲渊三兄弟仍然坚持前行,也不负所望。老大罗甲渊在2016年9月博士毕业,并于同年12月到市安监局工作;老二罗斌印于201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,自己开办补习班近两年,如今将前往安顺镇宁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;老三罗斌玉在武汉读研究生,期间也自己做兼职赚取一些生活费。邻居们都说,像他家三兄弟一样都能考上大学的,在村里独一无二。

  二、为了孩子上学家中负债累累

  对于罗甲渊的父母来说,拼命供孩子上学,是为了让孩子们将来有更好的出路。

  从罗甲渊三兄弟上小学开始,因为家里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生计,所以,兄弟三人的书学费全都是靠借。“没办法啊,因为种地和养猪养鸡,也卖不了几个钱,每到他们开学,我们就只能去给亲戚朋友借,后来他们上了高中和大学,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还去借了高利贷,虽然陆陆续续还了一些,但是有些高利贷因为一时还不上,到现在利滚利,总共还欠下四五十万呢,只有慢慢还了,再加上还有不少爱心人士也给了孩子们很多帮助,总有一天能还完的,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嘛。”罗甲渊的母亲李青学无奈地笑了笑说,每到冬天没有农活干的时候,丈夫就到处去别人的煤窑里挖煤,挣钱补贴家用。有时候没挣着钱,回不了家,丈夫会托人带张纸条告诉她,让她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找别人帮忙借孩子的书学费。不过,就算家里再怎么艰难,她和丈夫也从未给孩子们诉过苦。

  “我没有文化,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,就是一心想把几个娃娃好好供上大学,多学点文化。所以对他们说得最多的,就是要他们好好读书,以后有个好出路。不要像我们一样,就靠一锄头一锄头地种地为生,这个地不好挖啊,太苦了!”李青学感慨着。

  对于过去的穷苦日子,老大罗甲渊回忆着。“那时候家里为了供我们上学,负债累累,日子真的很艰难。记得我们上小学时,家里每隔个把月才能买一次猪肉来炼油,剩下的油渣对我们来说就是美味了。当母亲把油渣从锅里捞出来时,我们三兄弟都会上前去抢着夹,夹在碗里了却又舍不得吃,就把油炸放在碗底,用饭盖着,然后慢慢慢慢地吃,一直到最后才小口小口地把油渣吃掉。”

  “其实,那时候我和他爸爸都还年轻,从来没有认真想过那日子有多苦,只知道每天卖力干活,感觉总有用不完的劲。”母亲李青学说,有时候干活回来很累,很苦闷,就让孩子们读书听,听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,所有的疲劳和烦闷全部烟消云散。

  三、父母是指引孩子前行的明灯

  谈起自己的家庭,罗甲渊三兄弟都表示,虽然条件很艰苦,可是一家人却相亲相爱,苦中有乐,父母给了他们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。

  在罗甲渊位于野钟乡发射村的家中,到了午饭时分,父亲罗科云在屋外一侧生起柴火,火上炖着一锅肉,罗科云一边添柴一边搅搅锅里的肉,眼睛被飘来的炊烟熏着,仍不时舀几块出来看看是否已经炖熟。母亲李青学则在屋里炒着菜,两人没有太多的言语,却又显得很默契。“大嫂,这个野菜煮好了吧,我抬下来了哦。”家中的亲戚和旁边的邻居也来帮忙。

  “爸,要加柴了吧?我们去砍点柴抱过来。”说着,老二罗斌印喊上哥哥罗甲渊和弟弟罗斌玉,拿着斧头来到瓦房后面堆放柴禾的地方。“噔、噔、噔……”老二拿着手中的斧头砍向面前的一块大木头。“哎呀,你这样砍哪行啊?太危险了,等我给你换一块木头垫在下面。”父亲罗科云不放心几兄弟砍柴,跑过来,看到老二拿着木柴放在一块倾斜的木头上垫着砍,立刻上来制止,随手又在身后找来一块平衡地木头给老二垫着砍木柴。“呲……”木柴被劈成了两半。“还不错嘛,这么久没做这种活了,还能干呢!”几兄弟和父亲在一旁说笑着。

  午饭间,一家人坐在一起,边吃边聊着,“老二,你工作怎么样?要上班了吧?”“爸,你腿最近怎么样,好点没有?”……饭后,兄弟三人又陪着父母先打扫了猪圈,又来到地里除草、犁地,田地间不时传来一家人欢快的说笑声。

  “在我的印象中,父母基本上是没吵过架的,一直都是以很随和的态度相处着,有什么困难也是一家人相互支撑走过来。记得有一次,父亲外出挖煤两个月,只挣了50块钱,但是他却用这仅有的50块钱给我们三兄弟和母亲一人买了一双布鞋,唯独没有买他自己的,虽然只是几块钱一双的布鞋,但对于我们来说,很珍贵,那也是我第一次得到我梦想中的‘足球鞋’。”罗甲渊说,他很感谢父母给了他们三兄弟一个良好的成长氛围,也许是因为受到父母的影响,就算现在他已经上班,二弟有了自己的家庭,老三还在读研究生,但挣的钱都不分彼此,谁有经济困难就先给谁用,一家人还是团结一心。

  最后,在罗甲渊家的屋子前,提出给一家人照张像的时候,父亲罗科云显得有些拘谨,但身后三个儿子搞怪的姿势和表情,立马就逗乐了紧张的二老。当问到等孩子们稳定以后,是否愿意跟孩子们一起在城里住,母亲李青学笑着说:“以前他们小的时候我们就告诉他们要好好听话,那等我们老了,我们也会好好听他们的安排嘛!”

 编辑:王超  
分享到: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 
相关阅读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 
 
新闻推荐
· 当好群众脱贫致富的“娘家人”
· 六盘水五年全民健身计划出台
· 安顺火车站:春运期间发送旅客41万人次
· 荔波投资75.4亿提质扩容 打造贵州南部旅游龙头
· 2016年 黔东南州旅游总人数达6704.11万人次
· 2016年 黔东南州500万元及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完成997.76亿元
图览贵州
关岭发展种养殖助力脱贫攻坚 带动农民富起来
龙里:农业园区绿了山川富了农
春季攻势.巾帼在行动:荒山拓出致富路
隆黄铁路叙永至毕节段今年开工6座桥梁4座隧道
锦屏:乡村小学获赠2000套爱心书桌
麻江:开展别具特色的瑶族枫香染点花技艺
万峰林机场今年计划旅客吞吐量突破80万人次
贵阳轨道交通一号线首通段完成接触网热滑试验
视频新闻
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
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
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
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